青萍絮语想江南(教师随笔)

阅读:24  2017-04-28教师随笔

平川职业技术学校 牛宇

      谐语有言:生而西北者必命中缺水。此言恐非虚,丙申一冬琼花未落,丁酉开春沙尘即起。天干地燥,目赤心焦。渴雨之情渐如这漫漫黄尘于心头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  想雨的时候,就想江南,想那些映澈人心的碧潭,川流日夜的溪水和奔腾千古的江河;想那些栖居于岸沚水湄的翠绿新红,氤氲于水色中的灵秀诗词,还有那些荣衰于文字中的生命或灵魂。

      想江南的时候,眼底心头总被如潮汹涌如海深邃又如雨缠绵的绿意浸润着,温暖着,慰藉着。浓浓淡淡,深深浅浅,漂漂荡荡,盈盈脉脉,这一派蓬蓬勃勃的绿似团团簇簇却又零零碎碎,似星星点点却又瀚广无垠。于是我知道,卑微如我者在临窗一隅里想着江南的时候,温润着我的灵魂的只能是一如我的卑微的她。是的,只能是水秀江南里最寻常无奇的她。

      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”,说到江南水色,入流随化者总会“口吐莲花”:“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”“惟有绿荷红菡萏,卷舒开合任天真”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,是的,即便撇开了文人们赐予荷花的清纯,坚贞,廉洁的美誉,单是那铺排渲染的绿,蓬勃热烈的红,素雅出俗的白,就美得足以惊艳了,然而,于我,却难有怦然心动之感,看多了,反生出了齐大非偶的疏陌感。

      卑微者的内心里连美都是寒素清贫的,不用寻寻觅觅,亦无须蓦然回首,你早就生在我的眼底心头,长在在我的四季轮回里。

      旭日溶凌,一池水镜新磨,白嫩的藕根仍在淤泥里做着黑甜的梦,你们就在向日的鳞波中吐出如豆心火——经了春寒又染了暖霞,新生的你们密密匝匝如紫云荡过水面,江南水色就在这星星点点的浅紫微青中一下子秀朗了开来,生动了起来。“水萍争点缀,梁燕共相逢”,诚然,一池绚丽春光将至,寒素如你者只是早来的点缀,然世间万象,哪里少得了开初的点缀敷衍啊!

      初夏的池水,孕育出丰饶的色彩。“烟柳青凝黛,波萍绿拨醅”,荷花占尽先机,早把翠绿的“清圆”舒展开来,给自己亭亭玉立的“荣光”铺出了一方别样的舞台,那一份份“荣光”更是挺起俊姿昂首晴空,已然秀口微启笑语盈盈,便有识趣的蜻蜓凑了上去。一方水天,两种生涯,青萍却不懂计较,兀自圆厚黄绿随波逐流,帮衬着把被莲叶遗忘的水面填满,风逐浪涌,就又嘻嘻哈哈地散开。填满又散开,散开又填满,只要有所为,便是不寂寞;因为无所谓,所以得自由。

      “萍间日彩乱,荷处香风举”,一池盛夏,红翠欲滴,每一种生命都纵情声色,每一寸水面都挥洒华章,舞台之上,最激情的舞者正是雍容绚丽的“荣光”:“红莲相倚浑如醉”,风情万种者在丽日和风中万种风情,只引来蜂飞蝶舞忘归途;“旌阳一濯洁难污”,白莲出水更高,俨然仙子蒙尘,仍有仪态万千,只在风中一颔首,高贵者的娇羞便叫人无限垂怜。“月明船笛参差起,风定池莲自在香。”骄阳下艳压群芳,月色里香远益清——盛夏,是莲的季节,青萍却有点忘乎所以,兀自呼朋引伴铺张繁衍,挨挨挤挤地簇拥着舞台,热热闹闹地围观胜景——蓝天白云,烟柳碧杨,蝉噪鸟鸣,荷阵蓼群——它们知足地感恩着一切奉献者、创造者和参与者,倾其所有竭尽所能向这一方天地呈上层层叠叠的绿意,用生命的色彩展示着存在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良辰美景因为短暂而弥足珍贵,“菡萏香销翠叶残,西风愁起碧波间”,再娇媚的生命也难逃季节轮回。寒波凝烟,蝉嘶凄冷,池塘渐渐寂寞。塌了舞台,凋了“荣光”,枯茎撑着莲蓬,早不见了蝶影。“惟草木之零落兮,恐美人之迟暮”,于池畔惊鸿一瞥,便已黯然销魂:荷的残梗碎叶被西风归结到了岸边,斜晖映照着终于空寂的水面,水面颤抖着黛青色的光。透过青碧的水色,我也发现无根的青萍也觅到了归宿:层层叠叠密密匝匝地铺满了池底,就像它们初生时一样,“历历天上星,沉沉水中萍”,就这样静静地沉入池底,把肥厚的躯体彻彻底底地消融分解,把积聚了三季的阳光赐予的养分毫无保留地交予淤泥,“穷瞎张水部”也该算作青萍的知音吧?我想,青萍是无憾的。然而,我也是无憾的。

      想江南的季节里,就想起了青萍,日子就有了诗意,有了快乐。

牛宇

上一篇:为了我们的太阳——浅议农村家庭教育现状与对策(德育论文) 下一篇:初中阶段必考文学名著知识汇总(中考语文复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