葛朗台剧本

阅读:542  2015-04-22备课资料

 人物:葛朗台、葛朗台夫人、欧也妮、拿侬、裴日冷、克罗旭、教士

地点:葛朗台家

情节:

葛:(进家门之前,坚定的说)如果我老婆死了,我一定不会把钱给欧也妮的,是的,不会的,我要保持家长的威风,抓着几百万家财大权,知道咽最后一口气为止,就这样决定了。

(正要敲门,无意摸了衣兜,发现带钥匙了)啊,原来我带钥匙了。

欧:(兴奋,捧了那口精美的金梳妆匣走上,放到母亲床上,坐下对母亲说)母亲,快看看查理给我的梳妆匣,好不容易趁父亲不在家,咱们快看。

葛:(自己开门,进家,轻手蹑脚地上楼到妻子房里,动作夸张)

妇:好啊,快点。

   (打开梳妆匣,惊奇)看,这是查理母亲的照片。

(指着照片)瞧,查理和他母亲可真像,尤其是鼻子和眼睛,多像。

欧:(指着照片)母亲,你这是什么眼神,分明是他的额头和嘴嘛。

葛:(开门进去,看见金子,眼神发光)哇塞,好多金子啊。

妇:(惊讶,害怕)上帝,怎么他回来了,救救我们啊。

葛:(身子一纵,扑上梳妆匣,好似一头老虎扑上一个睡着的婴儿)这是什么?

   (拿着宝匣往窗前走去,连声叫嚷)噢,这是金子,是真金子。天,这么多的金子做得匣子!有两斤重。啊!啊!两斤重啊!

    查理拿这个匣子跟你换了那些美丽的金洋,是不是?为什么不早告诉我?是不是? 这交易可真划得来,太值了,小乖乖!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,你不用说了,我都明白了,咱俩心有灵犀,我都明白。

欧:(浑身都抖)父亲……那不是……不是……

葛:欧也妮,我的好女儿,这不是什么,难到这不是查理的吗? 

欧:(声音颤抖)是的,父亲,这不是我的,它是查理的,是他寄存在这的东西,是神圣不可侵犯的。

葛:(摇头)不,不,不,不,不,不!他拿了你的积蓄,他是应该补偿你的。

   (想掏出刀子撬一块金板下来,先把匣子往椅子上一放)

欧:(扑过去想抢回)不父亲,请不要……

葛:(盯着女儿跟梳妆匣,他手臂一摆,使劲一推)

欧:(倒在母亲床上)

妇:(从床上直坐起来,嚷着)老爷!老爷!请不要这样,不要……

葛:(拔出刀子预备撬了,高举有刀的手)

欧:(立刻跪下,跪爬到父亲身旁,高举着两手,抓住葛手臂摇晃,嚷着)父亲,父亲,求求你了!求求你,求你看在圣母的面子上,看在十字架上的基督的面子上,看在所有的圣灵的面子上,看在你灵魂得救的面子上,看在我的性命的面子上,你不要动它!求你不要动它!这梳妆匣的不是我的,更不是你,它是一个受难的亲属的,他走前托我保管,我必须原封不动地还他。求求你,求求……

葛:为什么拿来看呢,要是寄存的话?看比动手更要不得,不动手拿点怎么可以呢?

欧:(抱葛的一只腿摇动,哭吼着)父亲,不能动呀,你这是要我见不得人啦!父亲,请不要这样啊!父亲啊!

妇:(跪下,抱葛的不举刀的胳膊摇动,嚷着)老爷,求你!你这是要我的命了!

拿:(匆匆赶上楼)

欧:(左右回顾,看见果盘里有水果刀,拿水果刀,放脖子处,愤怒嘶吼)父亲,你的刀要是敢把金子碰掉一点,我就会用这刀结果我的性命。你已经把母亲害到只剩一口气,你还要杀死你的女儿。好吧,大家死了算了!

葛:(看看女儿,看看匣子好几遍)你敢吗,欧也妮?

妇:(语气肯定)她会的,老爷。她一定会这样做的

拿:(嚷)小姐说得到做得到的。先生,你一生一世总得讲一次理吧。

葛:(看看女儿,看看匣子,看地愣了一会儿)

妇:(手扶额,倒在葛脚下)

拿:(指着夫人)哎,先生,先生,你快瞧,快瞧啊,太太昏死过去了,快叫医生来吧。

葛:(安慰欧)孩子,咱们别为了一只匣子生气啦。拿去吧!

   (支使拿)拿侬,你去请裴日冷先生。

   (吻妻子手三次,又亲的声音,说话语气温柔,略显敷衍)得啦,太太,没有事啦,咱们讲和啦。——不是吗,小乖乖?不吃干面包了,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吧!……啊!你眼睛睁开了。妈妈,小妈妈,好妈妈,得啦!哎,你瞧我拥抱欧也妮了。她爱她的堂兄弟,她要嫁给他就嫁给他吧,让她把匣子藏起来吧。可是你得长命百岁地活下去啊,可怜的太太。哎哎,你身子动一下给我看哪!告诉你,圣体节你可以拿出最体面的祭桌,这里从来没有过的祭桌。

妇:(声音微弱)天哪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的妻子跟孩子!

葛:(叫着)下次决不了,决不了!

   (到密室去拿了一把路易来摔在床上)喂,欧也妮,喂,太太,这是给你们的。

   (把钱掂着玩,把有钱的双手送到母女面前)太太,你开开心,快快好起来吧,你要什么有什么,欧也妮也是的。瞧,这一百金路易是给她的。你不会把这些再送人了吧,欧也妮,是不是?

欧:(看母亲,不知葛什么意思)       同时!!!

妇:(看女儿,不知葛什么意思)

欧:(将葛的手推回去,语气平淡)父亲,把钱收起来吧;我和母亲只需要你的感情。

葛:(高兴)对啦,这才对啦,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和和气气过日子吧。大家走,下楼,到餐厅去吃晚饭,天天晚上来两个铜子的摸彩。你们痛快玩吧!

   (对夫人说)太太,你看这样好不好?

妇:(奄奄一息)唉!怎么不好,既然这样你觉得快活,就行吧。可是我起不来啊。

葛:(搂着夫人,拥抱夫人)可怜的妈妈,你不知道我多爱你。——还有你,我的儿!好啦,吵过了架

搂着女儿多开心,小乖乖!……嗨,你瞧,小妈妈,现在咱们两个变成一个了。

   (指着梳妆匣对欧说)把这个藏起来吧。去吧,不用怕。我再也不提了,永远不提了。

展开全文阅读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吃饭过程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饭

饭后

拿:(先行回来,对吃晚饭的葛说)老爷,裴日冷医生,一会儿就到。

裴:(模仿门铃,叮咚)葛朗台先生,我是裴日冷

葛:拿侬,快去开门,请医生进来,这可是咱们这最有名的医生,出诊费可贵了,让他给夫人多看一会儿病,快。

裴:(拿听诊器给夫人检查,翻翻夫人双眼皮)

   (和葛走出房间,向门口走去,语气诚恳)老实说,太太病得厉害,只有给她精神上绝对安静,悉心调养,服侍周到,才可能拖到秋末。

葛:(紧张)是不是要花很多很多的钱?要吃很多很多很贵很贵的药呢?

裴:(微微一笑)不用多少药,药也不贵,调养是最要紧。不然夫人就……

葛:(走到门口急忙说)裴日冷先生,你是有地位的人。我完全相信你,你认为什么时候应该来看她,尽管来。求你救救我的女人;我多爱她,虽然表面上看不出,因为我家里什么都藏在骨子里的,那些事把我心都搅乱了。我有我的伤心事。兄弟一死,伤心事就进了我的门,我为他在巴黎花钱……花了数不清的钱!而且还没得完。再会吧,先生。要是我女人还有救,请你救救她,即使要我一百两百法郎也行。

裴:(点点头)我会尽力的,葛朗台先生。

(走出门外)那我先走了,葛朗台先生再见。

葛:谢谢你,辛苦了,那我不送你了,再见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旁白出场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虽然葛朗台热烈盼望太太病好,因为她一死就得办遗产登记,而这就要了他的命,虽然他对母女俩百依百顺,一心讨好的态度使她们吃惊,虽然欧也妮竭尽孝心地侍奉,葛朗台太太还是很快地往死路上走。像所有在这个年纪上得了重病的女人一样,她一天比一天憔悴。她像秋天的树叶一般脆弱。天国的光辉照着她,仿佛太阳照着树叶发出金光。有她那样的一生,才有她那样的死,恬退隐忍,完全是一个基督徒的死,死得崇高,伟大。

    到了1822年10月,她的贤德,她的天使般的耐心和对女儿的怜爱,表现得格外显著;她没有一句怨言地死了,像洁白的羔羊一般上了天。在这个世界上她只舍不得一个人,她凄凉的一生的温柔的伴侣——她最后的几眼似乎暗示女儿将来的苦命。想到把这头和她自己一样洁白的羔羊,孤零零地留在自私自利的世界上任人宰割,她就发抖。

妇:(躺在床上,奄奄一息,有气无力,垂死)孩子,幸福只有在天上,你将来会知道。

欧:(坐在床上回想母亲临死之前的情景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开始回忆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葛:(搀扶夫人下楼吃饭,语气温柔)妈妈,你慢点下,慢点儿。

   (扶到餐桌旁,拉开椅子,让夫人坐好,语气温柔)慢点吃,好吃吗,多吃点吧。

妇:(呛饭,咳嗽)

葛:(急忙起身,拍夫人背,语气温柔)慢点,看,呛着了吧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旁白出场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葛朗台变得厉害,常在女儿面前哆嗦。眼见他这种老态的拿依与克罗旭他们,认为是他年纪太大的缘故,甚至担心他有些器官已经衰退。可是到了全家戴孝那天,吃过了晚饭,当唯一知道这老人秘密的公证人在座的时候,老头儿古怪的行为就有了答案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回归现实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葛:拿侬,去吧饭桌收拾了,还有,把门关紧。

好孩子,现在你承继了你母亲啦,咱们中间可有些小小的事得办一办。——对不对,克罗旭?

克:对。

欧:(疑问)难道非赶在今天办不行吗,父亲?

葛:是呀,是呀,小乖乖。我不能让事情搁在那儿牵肠挂肚。你总不至于要我受罪吧。今天晚上一切都得办了。

欧:(摸不着头脑)你要我干什么呢?

葛:乖乖,这可不关我的事。——克罗旭,你告诉她吧。

克:小姐,令尊既不愿意把产业分开,也不愿意出卖,更不愿意因为变卖财产,有了现款而付大笔的捐税,所以你跟令尊共有的财产,你得放弃登记……

葛:(着急)克罗旭,你这些话保险没有错吗?可以对一个孩子说吗?

克:(急躁)让倒是让我说呀,葛朗台先生。

葛:(急忙)好,好,朋友。你跟我的女儿都不会抢我的家私。——对不对,小乖乖?

欧:(摸不着头脑,不耐烦)可是,克罗旭先生,究竟要我干什么呢?

克:哦,你得在这张文书上签个字,表示你抛弃对令堂的承继权,把你跟令尊共有的财产,全部交给令尊管理,收入归他,光给你保留虚有权……

欧:(摸不着头脑,不耐烦,着急)你对我说的,我一点儿不明白,把文书给我,告诉我签字应该签在哪儿。

葛:(眼光从文书转到欧,从欧转到文书,紧张得脑门上尽是汗,一刻不停地抹着)

(看欧签完字了,松口气)小乖乖,这张文书送去备案的时候要花很多钱。要是对你可怜的母亲,你肯无条件抛弃承继权,把你的前途完全交托给我的话,我觉得更满意。我按月付你一百法郎的大利钱。这样,你爱做多少台弥撒给谁都可以了!……嗯!按月一百法郎,行吗?

欧:(不在乎)你爱怎办就怎办吧,父亲。

克:(替欧考虑)小姐,以我的责任,应当告诉你,这样你自己是一无所有了……

欧:(不在乎)嗨!上帝,那有什么关系!

葛:(生气)别多嘴,克罗旭。

(抓起欧的手放在自己手中一拍)一言为定,欧也妮,你决不翻悔,你是有信用的姑娘,是不是?

欧:(不在乎)噢!父亲……

葛:(热烈地、紧紧地拥抱欧,使欧几乎喘不过气来,高兴)得啦,孩子,你给了我生路,我有了命啦;不过这是你把欠我的还了我:咱们两讫了。这才叫做公平交易。人生就是一件交易。我祝福你!你是一个贤德的姑娘,孝顺爸爸的姑娘。你现在爱做什么都可以。

   (对克说)明儿见,克罗旭,请你招呼法院书记官预备一份抛弃文书,麻烦你给照顾一下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旁白出场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下一天中午时分,声明书签了字,欧也妮自动地抛弃了财产。可是到第一年年终,老箍桶匠庄严地许给女儿的一百法郎月费,连一个子儿都没有给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回归现实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与父亲喝茶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欧:(偶然想起葛的承诺,无意中问)父亲,已经一年了,我的一千二百法郎呢?

葛:(脸上一红,奔进密室,把他从侄儿那里廉价买来的金首饰,捧了三分之一下来,语气挖苦)孩子,要不要把这些抵充你的一千二百法郎?

欧:(诧异)噢,父亲,真的吗,你把这些给我?

葛:(高兴,搓着手)明年我再给你这么些。

(说着把金首饰倒在她围裙兜里)这样,不用多少时候,他的首饰都到你手里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旁白出场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葛朗台的吝啬作风把自己的女儿培养成熟,但吝啬鬼葛朗台即将走完他的一生,他把自己一生的钱财传给女儿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弥留之际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葛:(闭眼,坐在轮椅上,背对密室门,由拿推着,把身上的被一齐拉紧,裹紧)裹紧,裹紧,别给人家偷了我的东西。

   (睁开眼睛立刻转到满屋财宝的密室门里,语气十分惊慌)在那里吗?在那里吗?

欧:在那里呢,父亲。

葛:你看住金子!……拿来放在我面前!

   (几小时地用眼睛盯着,好像一个才知道观看的孩子呆望着同一件东西;也像孩子一般,露出一点儿很吃力的笑意)

   (表情仿佛进了极乐世界,满是幸福)这样好教我心里暖和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旁白出场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教士来给他做临终法事的时候,十字架、烛台和银镶的圣水壶一出现,似乎已经死去几小时的眼睛立刻复活了,目不转睛地瞧着那些法器,他的肉瘤也最后地动了一动。神甫把镀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边,给他亲吻基督的圣像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回归现实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葛:(把十字架抓在手里,不放,气息奄奄,有气无力)欧也妮,我的女儿,欧也妮,我……

欧:(跪葛前面,流着泪吻着葛已经冰冷的手,泪流满面)父亲,祝福我啊,父亲,父亲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旁白出场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可这一切,葛朗台都看不到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回归现实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教:把一切照顾得好好的!到那边来向我交账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旁白出场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这最后一句证明基督教应该是守财奴的宗教。

吝啬鬼葛朗台的吝啬一生,到此结束。

 

孙欣蕊

  
上一篇:班主任工作总结 (高一) 下一篇:如何做好后进生的思想工作 教师随笔